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佛山网站公司 >  正文
天津科技史上的“追梦人”(下)
发布日期:2021-12-08 09:26   来源:未知   阅读:

  张克忠教授,字子凡,1903年1月13日生于天津。他的父亲因家境贫寒,投身直隶武备学堂,一面习武备,一面挣粮饷养家糊口。克忠出生才两个月,父即丧,其母携孤儿居于外祖父家。克忠的外祖父教书为生,家境清寒,母亲不得不做工抚养儿子。克忠12岁毕业于天津模范小学(今南开区中营小学),随之又考入南开中学。他的天资与勤奋,引起了酷爱人才的张伯苓校长的关注与器重。张克忠品行优良,但因家庭经济拮据,交不起学费,买不起书籍,几濒辍学。张伯芩校长准予他免费就读,又鉴于他的数学成绩优良,每当寒暑假学校举办数学补习班时,便破格特许张克忠教课,得资以补学业之需。

  1922年,张克忠考入南开大学最早的文理混合班。这一年,南洋兄弟烟草公司董事长、华侨简氏兄弟,为祖国培养人才,在全国范围内招考大学毕业生资助赴美留学深造。各地大学纷纷推荐成绩优秀的毕业生应考,但当时南开大学仅有一年级,尚无毕业生。张伯苓校长亲自出面向简氏基金招考机构推荐张克忠,使他获准到上海参加考试。在众多的考生中,克忠年龄最小,学历最浅,考试结果却名列第一。1923年,张克忠得简氏资助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留学,攻读化学工程学。那时,化学工程学在美国也是一门新兴学科,麻省理工学院著名教授路易士博士被公认为这个学科的权威。路易士博士看到张克忠不仅有扎实的数理化基础,英文的听说读写能力也很强,感到吃惊,亲自担任了他的导师。

  在麻省理工学院优越的学习环境中,在路易士博士的精心指导下,张克忠以百分之一的天赋,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出色完成了五年学业,以惊人速度学完一般需八九年才能完成的从大学本科到博士生的所有课程和实验,并且提出具有创建性的“扩散原理”。当时,美国的化工学界认为“扩散原理”在科学上属于重大创见,将“扩散原理”定名为“张氏扩散原理”。

  张克忠24岁就取得博士学位,此时他面临着严峻的抉择。老师路易士博士对张克忠的成就和才能极为赞赏,执意要把他留在麻省理工学院,曾先后三次在该学院为张克忠安排职务,并且取得学院同意。是留在有优越工作和生活条件的美国,还是返回贫穷落后的祖国?张克忠一心报效祖国,报答母校,怀着培养我国化学工程人才和振兴我国化学工业的强烈愿望,他放弃了麻省理工学院的聘请,毅然决定回到中国。

  张克忠对母校南开大学情有独钟。受聘于母校时,年仅25岁,是当时最年轻的教授。

  张克忠回国后,即向张伯苓校长提出创建化学工程系与应用化学研究所的具体方案,张校长完全赞同“教学与科研并举”的方针。张克忠回到南开大学如鱼得水,马上大干起来。在张克忠精心经营管理和张伯苓校长的大力支持下,应化所取得了丰硕成果,蜚声国内,是南开大学办学的一大特色。

  1949年1月天津解放后,张克忠科研教学一肩挑,为我国的化学工程、化学工程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

  1952年,全国大专院校院系调整,南开大学工学院各系并入天津大学。张克忠挂名为天大化工系主任,常到天津工业试验所做些研究工作。

  3月24日,也就是他去世前的最后一天,他又亲自下厂了。到家的时候,步履蹒跚,面容憔悴。他告诉老伴王端驯说,当他在厂里开完会下楼的时候,觉得头痛得厉害,楼梯在脚下摇晃起来了,他感到很不好,但也没有惊动身边的人,自己强忍着蹭到了医院,大夫给他量血压,高压几乎接近三百大关!端驯一听吓坏了,而他却说:“打了针,服了药,已经平安过去了。”端驯强制他卧床休息。可是第二天清晨,他表示自我感觉良好,一定要到试验所去商量、解决一个重大问题。近年来,在他的生活中不止一次地发生这种情况;端驯也就大意了,让他拄着杖,离开了家。没想到,此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上午,张克忠在所里召集几位工程技术人员开会,研究工作。在研究工作的过程中,他的病又犯了,强忍疼痛坚持听取汇报,最后他还要发言,终于身体支持不住了;经人搀扶到另一间安静的屋子里躺下。工业局党委及校领导闻讯赶到,急请著名大夫张纪正抢救,而后转入医院。最终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心脏停止了跳动。

  1960年的全国文教群英会上,有两位代表同名、同姓、同年、同貌。一位是天津大学教授;一位是常州中学校长,都叫史绍熙,这事引起轰动。这一南一北两个“史绍熙”原来是孪生兄弟。常州“史绍熙”是哥哥,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是我国著名的中学教育家。天津“史绍熙”是弟弟,原名史绍华,1916年8月19日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官林镇义庄的一个普通农家。

  史家虽家境贫寒仍全力支持两兄弟读书。他们5岁入私塾受启蒙教育,7岁入浒渎庵读初小,11岁上官林镇高小寄宿就读。13岁高小毕业,因家庭经济条件所限,只能先让一人升入中学。因此,史绍华便就近先考取了宜兴县中学。好强的他又报考江苏省著名的无锡市中学。但因毕业文凭已经被宜兴中学收存,只好借用其兄的文凭报考,亦被录取。从此,史绍华更名史绍熙,与其兄同名。

  1935年,史绍熙考入北洋大学机械工程系。北洋大学为鼓励学生上进,每个学期考试成绩都排列名次张榜公布,而史绍熙的学习成绩始终是全班第一。

  1945年,史绍熙考取了公费赴英留学,入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研究生院机械工程学科深造。

  1949年7月,史绍熙以“测量内燃机空气消耗量及其它脉动气流用层流流量计的研究”为题,通过了博士学位论文答辩。这一成果引起英国内燃机界的重视。

  1949年至1951年,他受聘为英国威尔士大学斯王西学院研究员,继续从事内燃机的研究,并在英国《工程》杂志上发表了《稳定流与脉动流的临界雷诺数》论文,进一步引起了国际上的注目。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史绍熙决定放弃国外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回国效力。事情一传出,威尔士大学斯王西学院鉴于史绍熙所取得的成就,千方百计想挽留这一才华横溢的中国年轻学者,劝他加入英国籍,继续留在斯王西学院工作;而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力荐他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工作。他表示:“工业救国是我的夙愿,我决心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在回国过程中史绍熙遭遇了重重阻挠,但是他只有一个信念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当时中英尚未建交,要办理离境回国手续求助无门,他日夜思念自己的祖国,苦闷的情绪只有向一起工作的同事发泄。同事们很同情他,其中一位同事的伯父是英国议员,向当局反映了这个问题,并让传媒大造舆论,当局迫于舆论压力,才给史绍熙办理离境回国手续。1951年史绍熙终于返回祖国。

  史绍熙回国后先到武汉大学任教,然后转到北洋大学。原因是1945年他出国前在武汉大学任教。出国批准后需要准备一些生活必需品,当时史绍熙薪金少手头拮据,武汉大学借给他两个月的工资,条件是回国后必须回武汉大学任教。虽然史绍熙回国时已经是新中国了,时过境迁人事变更,他也接到北洋大学的邀请,但是他认为应该遵守承诺,还是到武汉大学报到。随后,北洋大学教务长亲自到武汉大学协商,史绍熙才得以回到母校。从此他将全部聪明才智和满腔热情贡献给新中国的科技和教育事业。

  他一生中一直在繁忙地工作,大量国内外学术交流、科研工作、培养博士生、参加有关方面各种会议,他都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对待,从不草率从事。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四点多钟便起床工作,从无节假日。出差时,汽车上、火车上、飞机上都在阅读资料、思考问题,连在理发馆等候理发时,也在看资料。他的资料手提包随时都带在身边,到医院去住院时,首先准备的是带什么资料,把资料手提包准备好。他以乐观的态度对待人生,忽略对自己健康的注意,他从不过问自己的病情,一心想的还是工作。他在病危时刻,输着液还在赶着校对要出版的论文。由于手抬在桌子上,致使血液倒流到输液管中,药液变成了红色,医生们见此情况感动得眼圈都湿润了,连说这种精神太值得学习了。他病重期间尚带有七位博士生,2000年6月中旬才答辩完两位。这两位研究生的论文是在他5月份动完手术,一手按着伤口忍着疼痛批改完的。2000年9月他辞世时,尚有5位博士生未能完成学业。家中书桌上还放着一批未曾回复的E-mail和信件,还有许许多多工作未能完成,他不得不无限遗憾地离开他一生热爱的事业而永远地去了。

  史绍熙教授严谨治学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胸怀坦荡、律己率真的诚朴作风,平易近人、平和处事、宽宏大度的长者风范,使他在我国工程热物理学术界享有崇高的威望。他以无私奉献的精神和杰出的成就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国安法指定法官、署理总裁判官罗德泉听毕陈广东好帮手智能科技公司介绍